房山區紅十字會下發給轄區內各基層紅十字會的募捐通知,通知附件為2014年“博愛在京城”募捐籌資工作指導指標
房山區城關街道下發給街道下屬社區的最低捐款額(以上3張圖片截自署名為“中國劉傑”的微博)

在房山區西潞街道蘇莊二里社區,居委會將募捐通知擺在了入口處
  前日,有網友在微博上爆料稱,去年房山區某居委會曾有一位工作人員,為完成一個名為“博愛在京城”的捐助活動下達的指標,只得從自己的工資中拿出一部分進行墊付。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通過調查發現,房山區紅十字會與街道以及社區之間,存在層層攤派募捐指標的情況,如果基層單位完不成,則需要基層幹部掏腰包自行消化。  
  爆料
  網友曬出紅頭文件 各單位被攤派最低捐款指標
  前日,有網友在微博上爆料稱,去年房山區某居委會曾有一位工作人員,為完成一個名為“博愛在京城”的捐助活動下達的指標,只得從自己的工資中拿出一部分進行墊付。爆料在網絡上激起了不少網友的熱議。
  在爆料中,這位網友同時曬出了今年該活動通知再次如期下達的紅頭文件。這份由房山區紅十字會起草的,名為《關於開展2014“博愛在京城”募捐籌資工作的通知》被各街道辦事處向轄區內各村及社區進行了轉發。而最為奇特的是,在城關街道辦事處轉發該文件時,竟然還附錄了對街道下轄的42個社區、村及街道機關制定的最低捐款數額。數額從興房東里社區、永樂園社區等最低四五百元,到田各莊村、洪寺村需募捐一千元,再到最高需要募捐一萬元的街道機關,分為多個檔次不等。
  北青報記者仔細觀察了這份通知的原文,發現這份由區紅十字會發出的通知,最後確有一句提及了“2014年‘博愛在京城’募捐籌資工作指導指標”。那麼,究竟這份通知做出了什麼樣的指導指標?社區最低捐款數額由誰制定?制定後又由誰來完成呢?
  調查
  捐款存在硬指標捐不夠數額社區自行消化
  那麼,網上所說的“每個社區均有最低捐款數額要求”是否屬實?在長陽鎮某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在與記者的交流中承認,確實接到了所屬街道安排的數額指標。
  在房山區城關街道、西潞街道以及長陽鎮的多個社區,北青報記者走訪發現,“博愛在京城”的活動確實存在,且每個社區的活動時間並不一致。據西潞街道蘇莊三里社區工作人員介紹,該小區的募捐活動將會在本月15日統一舉行,而在蘇莊二里,募捐箱和募捐通知已經在小區門口放置多日,而城關街道府東里社區的募捐活動更是前天就已經結束。
  根據記者的觀察,募捐活動在社區內熱度不高。在開展“博愛在京城”募捐活動的幾個社區,幾個社區的居民都普遍表示,他們對這一活動並不太清楚,也沒有捐款。在蘇莊二里社區,儘管醒目的募捐通知就放置在小區門口,來往的老人卻似乎對此視而不見。
  既然街道指定了指標,而不少社區居民卻表現得並不積極,那麼社區又如何完成這一數字的募捐呢?在長陽鎮某社區,工作人員在與記者的交流中,終於“揭開”了這筆攤派捐款數額的消化途徑:工作人員自己捐。“這回下的(指標)還成,差不多,我們能完成。”
  在溝通中,記者以小區居民的身份向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打聽是否有一個名為“博愛在京城”的活動,工作人員告知記者,這個活動目前已經結束,相關款項已經上交街道。然而當記者表示自己此前好像未曾聽說過募捐活動時,工作人員介紹,正常情況下都是由工作人員先捐,就可捐夠數額,無需再向社區居民組織捐款。“在外頭搞活動還要拿上箱子,拉個紅繩什麼的,也麻煩。”
  談到捐款的方式,這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般領導幹部都會帶頭捐款,少說也得捐個一兩百元。“領導帶頭,底下的肯定不會少,每人捐個五十塊一百塊,(指標)也就足夠了。”然而這樣的方式是否屬於變相的強制?是否有工作人員不願參與捐款?對此,這位工作人員委婉地表示,現在社區員工覺悟都很高,每次都能超額完成規定數值。“既然有任務,那就得完成啊!”
  “分攤”模式不一處級200元科級50元
  在長陽鎮,工作人員在回答這一問題時明確表示,“博愛在京城”這一捐款項目並非今年才有,而是每年都有,已延續了多年。而在每年的募捐工作中,街道都會給轄區內每個村和社區定下不同數額的任務。
  而在城關街道,工作人員更是“隱諱”地提出,既然區里將號召大家募捐作為“紅頭”文件下發,那麼站在街道的角度,為了積極響應號召,就必須組織村和社區發動各自的居民響應。“定指標也是為了讓響應能有一個(結果),不能發動半天,一點捐款都沒有收上來。”
  雖然指標都是由街道制定,然而記者經過調查瞭解到,不同街道的“分攤”模式卻不盡相同。在城關街道的通知中,共計29500元的募捐指標,按照19個社區、22個村以及街道機關共23個單位不同數額分擔的形式“攤派”下去。這一模式,也在長陽鎮街道得到了類似的應用。
  而在西潞街道向社區轉發的通知中,記者在募捐工作組織形式和標準中註意到,“分攤”的方式則按照人員層次、經濟收入等實際情況,做出了更加詳細的募捐標準。其中街道機關副處級以上幹部不少於200元,副科級以上幹部不少於100元,科員不少於50元,其他員工自願進行募捐。而對轄區內各企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則要按照不低於每人日工資的標準進行募捐。同時,對轄區內各村要按照不低於2000元的標準、各社區不低於1000元的標準進行募捐。
  揭秘
  無論如何完成基層單位按時交錢就可以
  作為各社區的上級單位,街道對於社區工作人員先捐的情況是否知情,又是否能夠給予合理的監管呢?長陽鎮工作人員給出了記者答案:“不管指標怎麼完成,最後得把錢給我們拿來。”在採訪中,記者以某社區居民的身份,向街道工作人員提出是否對居民有捐款要求時,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的指標只向村和社區提出,要求村及社區完成,對居民沒有硬性要求。
  “他們(社區)只要能把錢給我們拿來,至於是自己捐的,還是集體出的,還是下邊募捐的,我們也不清楚。反正指標不管怎麼完成,最後得把錢給我們拿來。”
  當記者詢問工作人員是否對社區募捐方法知情時,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錢具體是怎麼來的,反正“指標都是紅頭文件下來,一般沒有完不成的情況,都是給多少任務就交來多少錢,反正到最後錢給我們送來就得了”。
  募捐多的鄉鎮街道助老助困名額也會多
  如果指標沒有完成會怎樣?“沒有懲罰措施。”區紅十字會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即便沒有完成指標中的最低捐款限額,鄉鎮街道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是我們這兒救助能力有限,你要是多給我錢我就能多救助點,少給我就少(救助)。”不過,在工作人員的記憶中沒有哪個鄉鎮街道是沒有完成指標的,“一般還都會超額完成,做得好的能超過好幾萬。”超額完成指標的鄉鎮街道會有什麼獎勵?該名工作人員透露,房山區紅十字會有助老、助困的名額分給各鄉鎮街道,“根據鄉鎮情況和他們工作情況,募得多我們就給得多。”除此之外,每年年底,區紅十字會要去各鄉鎮街道舉辦“雙節送溫暖”活動,發放一部分慰問品,募捐較多的鄉鎮街道拿到的慰問品也會多。
  另外,每隔幾年,房山區紅十字會還會在系統內部評先進,給募捐多的鄉鎮街道頒發證書。“為什麼(街道)鄉鎮有積極性?因為(他們)拿回去的錢比他們捐的多多了。”
  在《房山區紅十字會關於開展“博愛在京城”募捐籌資工作的通知》中寫明,這項募捐活動開始於3月24日,4月30日之前各鄉鎮街道要將募捐款上交到區紅十字會。房山區紅十字會的登記表記錄,目前良鄉和蒲窪鄉的募捐款已經上交,金額分別為15000元和5200元,而兩個地區的指標則分別為10000元和5000元。“收齊了就(可以)捐了。”區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鄉鎮街道什麼時候來交募捐款要看他們在什麼範圍發動募捐,範圍內人的募捐款收齊了就可以捐了。至於募捐款達不到指標要求,街道、社區工作人員自行補齊的事情,區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從未聽說過,也沒有接到過關於攤派指標的投訴。
  本版文/本報記者 董鑫 劉洋
  製圖/鄧寧
  對話
  制定指標是為“多捐錢”
  對話人: 房山紅會“博愛在京城”項目工作人員
  北青報:網上這份由房山區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樊毅平簽發的《房山區紅十字會關於開展“博愛在京城”募捐籌資工作的通知》是你們發的嗎?
  工作人員:是。這個“2014年‘博愛在京城’募捐籌資工作指導指標”也是我們制定的,是給鄉鎮街道定的,至於街道是怎麼分攤指標的就是街道自己的事兒了。但還是自願捐款。
  北青報:既然是自願捐款,為什麼還會有指標?
  工作人員:雖然每年都是本著自願的原則,但是我們要用捐款來工作,不捐錢就沒法搞工作。如何才能讓鄉鎮把錢捐上來,這就需要給他們指標,鼓勵他們多捐錢、多獻愛心。區里的各委辦局我們就沒給指標,但他們自己內部有規定,每人至少50元之類的。
  北青報:這些“博愛在京城”的指標是如何制定出來的?
  工作人員:每個街道、鄉鎮的指標數都是不同的,沒有計算公式。每年房山區會有一個年鑒,年鑒里有各地區的經濟狀況等數據,我們會根據房山區各鄉鎮街道的人口數和經濟發展情況,再結合當年區紅十字會所需募捐金額的總數為每個鄉鎮街道分配不同的指標,高的兩三萬,低的幾千塊錢。像拱辰,經濟好點,指標就多點,像山區就少點。
  北青報:每年的指標會有變化嗎?
  工作人員:這個指標有幾年了,四五年了吧,一直沒什麼變化,但也會跟鄉鎮溝通。像城關地區經濟比較好,指標一直給得多,這兩年他們也說壓力大,我們就給減了一點。
  回應
  市紅會稱從未攤派募捐指標
  相關負責人昨天已到房山區調查情況
  本報訊(記者 趙新培)針對日前房山區城關街道下發的《2014“博愛在京城”募捐籌資工作指導指標》,北京市紅十字會昨天表示,善款募捐全憑自願,從未對募捐活動攤派過指標。昨天,市紅會相關負責人已經到房山區調查具體情況。
  北青報記者昨天與市紅會取得聯繫,市紅會明確表示,一直以來,紅會募集善款全憑自願,從未對募捐活動攤派過指標。據初步調查,這份通知最後的指標明細單,是城關街道自己加上去的,跟市紅會、房山區紅會無關。
  觀點
  紅會無權攤派捐款指標
  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表示,紅十字會沒有資格和權力進行攤派捐款,他認為,有的地方紅會和政府關係較近,可能出現政府讓它牽頭貫徹政府部門的意圖,但它實際上沒有這個權力,而且攤派在實施上也會很困難。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Keep

wd81wdtmt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