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居重慶需懂4種語言,即本土話,普通話,言子兒,網絡語。就說這天吧,有個賣包子的喊:“包子剩5個,賣完逗下課。”此時過來一美女,老熟人,是隔壁侯大媽的三姑娘,綽號侯三兒,如今長漂亮了,白領,講普通話。賣包子的套近乎叫她小名。“小三兒吃個包子走噻。”這一喊路人綠眉綠眼把三姑娘盯倒,是個“小三”啊!氣得三姑娘跺腳哭起來……就這一小段龍門陣,包括4種話:重慶話,普通話,言子兒(下課),網語(小三兒)。
  會4種語言的是全掛子,招人羨慕,而多數人缺一門,不懂網語或不懂老言子。有時老言子同網語可以互補。雜皮和弔絲可以混用;賣萌、獃萌,同渝方言寶器、哈寶兒也差不多。相對應的就多了,侃大山對空了吹,假打對山寨,醜女對青蛙,帥獃了對乖慘了。噴飯對吐槽,拍磚對拉爆,小妹兒對蘿莉,討口子喊犀利哥,篩邊打網打醬油……重慶言子和網絡語詞混用很有趣。網語云: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是唐僧;言子說:給上司送菜的不一定是哈兒,是搞著的。送菜和搞著都是言子,至於送什麼菜,搞什麼著,各取所需。生活中的語文嘿幽默。妻說:你什麼時候變心的?夫:自從做了心臟移植手術那天。
  “白富美,高富帥,借錢不還當老賴。”順口溜很上口。再一句“男神、女神不是人,是神;香客朝拜勤勤勤,香火一斷門門門”。過去喊蔬菜叫小菜,胖人喊冬瓜,痩的乾豇豆,乾精老頭喊老薑疙蔸;被稱做苦瓜者,必定是一臉的“杯具”。醬紫是“這樣子”的快速讀音,呑掉一個字,就好比過去重慶人把解放碑喊成“簡杯”,把沙坪壩喊成“衫壩”,早幾十年就“醬紫”了。
  天下語文,網絡世界,鄉音親切重慶話,山城言子多多多。這裡,必須提到當今轟動全球的兩個字:“冰桶”;四個字:“冰桶挑戰”。這一豪舉,具慈善與體育鍛煉雙重含義。我在想,當有一天這桶冰水落在某個重慶人頭上時,他定會用地道重慶老言子兒發出尖叫:“給老子白滋八滋兀篤篤一桶冰水淋下來,硬是喊遭不住的遭不住!”  (原標題:帥獃了乖慘了)
創作者介紹

天富系統家具有限公司

wd81wdtmt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